嘿这瓶子,幸识与你❤
顺便这儿cp吃的很杂,没什么太雷的,大概就是..黄攻?
emmmm本命全职家教黑塔balabala
真爱黄少别问我为什么头像是乐乐。
这里双花乐天都吃不过更喜欢双花_(:3J∠)_

【亲子分】越界 1

.我们的目标是!甜倒牙!

罗维诺·瓦尔加斯认为自己是个十分理智的人。至少并不是一个暴躁的人。但现在,罗维诺发现他错了,
他既是一个不理智的人,更是一个暴躁的人。

事情的起因是罗维诺的合租房,他的上一任室友因为某些私人原因而搬离了这个90平方米的小房子。只留下了罗维诺自己一个人以及那未付的一个月房费欠条。
罗维诺恨得牙痒痒但也无可奈何,只得让他那个愚蠢的弟弟重新在网上招贴一则广告。

费里西安诺的名气自然是给这则广告带来了不少人气,但应邀而来的室友们无一例外的又被罗维诺吓跑了,毕竟不是哪个人都像费里西安诺一样能忍受一个满嘴粗话脾气暴躁的哥哥这么多年的。

更何况费里西安诺还和罗维诺有血缘关系。

于是罗维诺房子里的房间便一直空了下去,直到有一天费里西安诺带来了一个,棕色短发翠绿色眼睛的人。罗维诺在心底认认真真的给人打了个分——

50分满的话,大概也就勉勉强强35吧。

如果不加上他的微笑的话。

费里西安诺很热情的向罗维诺介绍了这位来自西班牙的寄宿者。是了,他对谁都很热情,跟自己一点都不一样,罗维诺在心底想着,仿佛费里西安诺的话根本就没有往脑子里进一样。

“ve...ve...哥哥你有在认真的听吗?”费里西安诺问。

“什么啊你个混蛋说了那么多不就是这个看起来很愚蠢的西班牙人要来我家住了吗?!所以说如果可以简洁的叙述完一件事就不要再这么墨迹了啊你个混蛋!”罗维诺噼里啪啦从嘴里叨唠了一大堆得以掩盖自己的心虚。

随即转过头去问一直站在一边很是安静的西班牙人“喂,你他妈的就是要住我家的那个?”打断了西班牙人开口说话的欲.望,罗维诺不耐烦的说着“要住的话赶紧交钱啊你个混蛋。”

西班牙人很是诚恳的看向罗维诺“俺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俺安东尼奥。”“房租就在俺包里,在这之前可以先让俺进去洗个澡吗?”

安东尼奥给罗维诺一个难以描述的眼神“你知道的,挤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会,全身不舒服的是吧?”

罗维诺打量了眼前的人,确实,他白色的衬衫看起来沾染了些许的灰尘。为了让自己和以后的室友友好相处,罗维诺边皱了皱眉头,边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进去洗个澡。

“你个混蛋可记住了!敢把老子的浴室弄脏老子捏爆你的蛋蛋!”在安东尼奥拉开浴室门的前一秒钟,罗维诺冲他喊到。

费里西安诺忍不住拽了拽罗维诺的衣袖,“ve——哥哥,不要这么粗鲁啊,要礼貌一些,安东哥哥可是客人呢...”

“安东哥哥?!”罗维诺失声尖叫,“费里西安诺你他妈什么时候背着我跟他那么熟了?!!”

费里西安诺没在吭声,如果连一个“安东哥哥”都会让罗维诺这么惊讶的话,若是他再招出来一个路德维希。天呐,那个画面费里西安诺简直不敢想象。

但无论如何,费里西安诺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会这么排斥,甚至说厌恶路德维希。

ve——是不是因为路德看起来要比哥哥强壮很多呢?

费里西安诺这么猜想着。

在路德维希将近第二十个电话call打过来以后,费里西安诺才终于舍得离开他亲爱的哥哥。

“ve...哥哥,我要走了啊。记得一定不要老是动手打人了,安东哥哥虽然脾气好但是跟我们不熟吖...balabalabala...哥哥你有在听吗??”

罗维诺点了点头,然后把费里西安诺推出了门外,将头探出门缝中,喊到:“喂喂你个混蛋弟弟!回去之后不要老跟那个土豆混蛋联系了啊!!!!老吃土豆是会变成肌肉男的啊!!!!!”然后一把把门关上。

“呼...”

罗维诺眯着眼睛靠在墙上松了口气,想着终于不用在听那扰人的碎碎念了,蓦地睁开眼睛,就看见视线中一张大脸明晃晃的在眼前晃悠。

罗维诺一个条件反射就踢了过去,安东尼奥吃痛地捂住右腿,半眯着眼睛,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嘶——罗维,你下手好狠啊...”

罗维诺自然是没什么道理站在这边的,但一向秉承着得了理不饶人,不得理也不饶人的观念,嘴上也一定是要占上风的。

“谁叫你他妈的没事闲的站我前边的!我踢你还算请的呢!”

安东尼奥拄着沙发坐了下去,面部表情很是痛苦的说着“俺不是想着把房租给罗维你嘛,而且我们以后都是要同居的人了,也很有必要培养一下感情——”

安东尼奥话没说完就被罗维诺打断了。

“你个自来熟叫谁他妈的罗维呢!”

评论(3)
热度(22)

© 拼凑出的瓶子 | Powered by LOFTER